雨瑄尘

这里尘尘,谢谢您愿意点进来【或者在手误后没立马点出去;P
不是一个健谈的人,但有人跟我说话我会高兴半天的【特别是评论的小天使XD
最近磕镇魂的各种cp!!!
主要吃冷闪/热原子/萝卜囧/擎蜂/罚夜【大多是冷cp极度缺粮T T
还喜欢亚梅/拔杯/丧箭/超蝙以及各种奇怪的水仙【欢迎投喂安利
没有多少正经的产出,真的不是因为懒是因为缺脑洞【骗谁呢
cp洁癖只有一丢丢,不违和不ooc的情况下可接受逆

【镇魂】我们学生会主席带着指导老师跑了/第九话

大学学生会AU   指导老师沈巍×学生会主席赵云澜

上一话     目录

第九话 老黄历说最近不宜秀恩爱

(Part 4有xing暗示注意!)

Part 1(对话体)

Part 2(对话体)

Part 3(对话体)

Part 4(对话体,巍澜sexting注意!)

TBC

炒鸡需要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啦

偶然翻到几年前为萝卜囧写的几句话。
吾欲妒君兮,奈何君谦之。
吾欲怨君兮,奈何君宏之。
吾欲恨君兮,奈何君爱之。
吾欲伴君兮,奈何君薨之。

【镇魂|目录整理】我们学生会主席带着指导老师跑了(未完结)

做一个目录,方便小伙伴们食用~

设定:大学学生会AU,主cp指导老师沈巍×学生会主席赵云澜,副cp楚郭、桑赞×汪徵,微丛林cp

第一话 听说新来的指导老师是个美人?

(对话体)

第二话 他还记得我?

(叙事+对话体)

第三话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对话体)

第四话 原谅我那时年轻不懂事

(对话体)

第五话 以后做不成兄弟了怎么破?

(对话体+第一人称日记体)

第六话 他是不是喜欢我?

(对话体+叙事)

第七话 您的好友赵妈妈与楚淑芝上线

(对话体+叙事)

第八话 坐上来,自己喵

(叙事;R18脐橙车注意!)

第九话 老黄历说最近不宜秀恩爱

(对话体;sexting,xing暗示注意!)

【镇魂】我们学生会主席带着指导老师跑了/第八话

大学学生会AU   指导老师沈巍×学生会主席赵云澜

上一话    下一话   目录

第八话 坐上来,自己喵

(文末有R18脐橙车注意!对剧情影响不大,请选择性阅读)

Part 1
       沈巍原本是在公寓批改学生论文的,手机屏幕亮起时他随意点开了语音信息,然后心再也静不下去。
       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兀自脸红了快十五分钟,他才发觉自己的心脏跳得像要从胸腔里蹦出来,呈在案前等那人来拾取。
       从他答应赵云澜等他毕业就在一起,赵云澜跟他独处时,也会说些“你把眼镜摘了,别挡住你的美貌”之类的话调戏他。但他每次都红着脸斥赵云澜轻浮,赵云澜虽屡教不改,却也没胆大包天到直接和他调情。
       现在赵云澜突然跟他说这么露骨的话,沈巍反应过来了,竟也生不起赵云澜的气,只是恼自己不经逗,赵云澜没准是喝多了说的玩笑话,居然就让他这样心神不宁遐想非非。
       把桌上晾得没有温度的大半杯茶一口气喝下,沈巍才觉得自己彻底冷静了,然后就开始担心赵云澜是不是真的喝醉酒。想给他打个电话确认,又怕赵云澜嫌他管太紧。今晚赵云澜他们出去给楚恕之和郭长城庆祝,他是知道的,楚恕之还特地邀请了他。沈巍知道他们是不成熟又不服管的年纪,可都也是成年人了,他作为老师也不能管得太过。而且他一向不喜欢过于热闹的场合,手里又有工作没做完,所以婉拒了,只是叮嘱他们不要贪杯也不要晚归,然后再跟赵云澜多说几句要他别乱吃东西又引起胃病。
       思前想后,沈巍还是忍不住按了赵云澜的电话号码。那边传来冰冷的“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让他更放不下心。再打过去还是没结果,沈巍犹豫了一下,决定打给跟赵云澜他们一起出去玩的夜尊。
       夜尊到底还算靠谱,电话响几声就接了。他还没想好怎么开口问夜尊关于赵云澜的情况才不会让这个小祖宗疑神疑鬼,那边传来的熟悉的浪荡的声音就让他心里咯噔一下,再接着的那个妖里妖气的狐媚女声简直令他怒火攻心,什么君子仪态都顾不上了,以至于把火直接发了出来。
       “沈巍!赵云澜是混账,你对我发什么火?”电话那头的夜尊被他吓了一大跳,又气又委屈。长这么大还从没见沈巍真对谁发过脾气,结果今晚就因为赵云澜害他被沈巍吼了?
        “阿尊,对不起,是我失态了。”沈巍捏了捏被眼镜框压酸的鼻梁,唇色泛白,拼命克制自己濒临崩塌的情绪,告诉自己赵云澜绝不是混迹风月场所声色犬马之人,“你们去哪了?赵云澜在做什么?”
       “我等在KTV玩啊。”夜尊意识到沈巍专门打电话给他要查的不是他而是赵云澜的岗,不知该笑还是该生气,“有祝红汪徵二位女士同我们一道出来,你以为我们能往什么不正经的地方去?”
       “我知道了。”沈巍冷静些后也能猜出方才的声音应该只是他们几个闹着玩的,“你们也别玩到太晚。对了,赵云澜是不是喝醉了?”
      夜尊暗自骂沈巍不争气,每句话都离不开赵云澜:“他是喝了酒,醉没醉我就不知道了。哥哥对赵云澜,倒是十分上心呢。”
       沈巍越发担心赵云澜,听不出他话里有话:“你把地址发给我,我过去找他……找你们。 

Part 2
       楚恕之自从被赵云澜坑了一把掉尽贞操,已然处于自暴自弃的状态,不顾郭长城在旁边怎么劝,任何人要他喝酒他就喝,不过都是硬拉着赵云澜一块干,大有同归于尽的架势。而赵云澜从吹了一瓶之后就把沈巍要他别贪杯别乱吃东西的话忘诸脑后,脑子越不清醒就越不知道克制,越不克制就喝得越多。很快桌上地上就多出一堆空瓶,大部分是被这两个人消灭的。
       “老赵这局又是你!你刚刚玩过大冒险了,这次得选真心话!”祝红起哄道。
       “行行行,要问什么问吧。”赵云澜没反应过来这根本不在游戏规则之内,困意上头,只想应付了事。
       这回的庄家是丛波,不用其他人使眼色,他就问出了大家一直关心的问题:“赵云澜大哥,您和沈巍老师,发展成什么关系了?”
       “现在师生,未来情侣。”在酒精作用下,赵云澜嘴比脑子快了一步,虽然他也不怕被他们知道。做了这么久的朋友,他相信他们不会外传任何不利于他和沈巍的事。
      “哟呵,牛逼啊大兄弟。”
      “等一下,你真把沈老师追到手了?没吹牛吧?”
      “你想跟沈老师发展恋情的事沈老师本人知道吗?”
      “当然知道,我家沈老师答应等我毕业就嫁给我了。”反正沈巍不在这里听他信口开河,赵云澜开心地闭上眼做他的春秋大梦。
       接完电话并不情不愿地跟沈巍保证在他来之前盯好赵云澜的夜尊从外面进来,走到他身后一巴掌拍他头上:“醒醒,我哥听说你酒后乱性,要亲自来提你治罪了。”

       沈巍赶到夜尊告诉他的包间,敲了敲门,给他开门的是大庆。
      “沈老师好,沈老师也来跟我们一起玩啦?”
       大庆乖巧得有点异常,其他人也是如此。空气里的酒精味让沈巍直皱眉头,桌上却只有还没开封的一打啤酒。沈巍的目光很快落在赵云澜身上,只见他把自己团成一团窝在角落里,脑袋枕在膝盖上,似乎陷入了浅眠。沈巍原本还气赵云澜没听他话,可真见了他,心立刻柔软下来,火气也就消尽了。
       “我过来看看你们。云澜他,喝醉了吗?”沈巍坐在赵云澜身旁众人刻意空出来的位置,为他拨开贴在眼皮上的刘海。
       “老赵他只喝了一点就说他困了。沈老师,老赵酒量很好的,应该是这个星期忙学生会活动太累所以才没精神。”大庆照着刚刚串好的词说道。
       “这样,那你们玩吧,我先带他回去。”
       沈巍说着就要搀起赵云澜,一旁的祝红突然伸手拦住了他,沈巍疑惑地看着她,就见祝红慢悠悠地开口:“沈老师,来都来了,和我们玩一局再走嘛。”
       祝红不照剧本的展开让屋里沉默了一秒,众人在电光火石之间悟出祝红想干嘛后立刻背叛赵云澜转投祝红的阵营。
       “是啊沈老师,现在还早着呢,玩一会儿再回去呗。”
       “沈老师,您这还是第一次和我们出来聚呢,不玩就走我们可不答应啊。”
       “沈老师,您就和我们玩一局嘛。”
       沈巍也没料到他们会合起伙来留他,直接拒绝怕他们觉得他不易亲近,以后更疏远他,只好坐回去,顺手拿过赵云澜的外套帮他披在身上:“好吧,不过你们玩的游戏,我可能不懂怎么玩。”
       “没事,沈老师,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而已,就是您随便选一个,选了真心话就得实话回答一个问题,选了大冒险就得完成一个任务,就这么简单。”林静解释时可没敢把没完成得吹一瓶加进去,不过正因如此,沈巍误以为没有不回答或完不成的选项了。
       “行吧,那我选真心话可以吗?”沈巍只是觉得回答问题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没意识到不管选哪个都是陷阱。
       “当然可以了,沈老师。”祝红这个小姑娘脸上的笑总让沈巍觉得像冷血动物一样渗人,可也感受不出明显的敌意,“那我出题了:请问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赵云澜这个人的?”
       祝红问的不是喜不喜欢,否则他可以用他挺喜欢赵云澜这样机敏能干的学生之类的话搪塞过去。
       她话里的意思再清楚不过——我们都知道你对赵云澜那点心思了,你是不是也该给个交待?
       沈巍抬手扶了扶镜框,心中了然赵云澜不打算在他的朋友面前对他们的事遮遮掩掩,哪怕要承担风险,心里也更加坦荡:
       “从他大一,我刚认识他的时候。”

Part 3
       赵云澜的困意其实早就被夜尊那一巴掌拍飞了。原本他是怕身上的酒气太重会惹沈巍生气,才跟众人串通好把空酒瓶收掉,等沈巍一来他就装睡,祝红要整沈巍时他差点就没忍住跳起来了。直到沈巍回答了那个问题,他才真觉得自己改天得请这位姑奶奶吃顿好的。
       同时他心里也疑惑到了极点,沈巍这人有什么毛病?明明当初也喜欢他,却偏要戳穿他的把戏,伤透他的自尊,让他以为沈巍这么优秀又清高的人一辈子也不可能看上他,逼得他从此非要做鹤立鸡群的那类人,就是为了沈巍哪天能在高处注意到他,哪怕背后要付出十万分的努力。
       难道有人背着他给了沈巍一张支票要沈巍远离他?不可能,他爸这辈子廉洁奉公家里没那么多钱,赵云澜也清楚自己大一时不会有这么死心塌地的追求者。
       重重疑问让他只能把半梦半醒的状态坚持装到沈巍把他塞进车后排。沈巍帮他系好安全带就想走,赵云澜一抬手,把沈巍也拉进后排坐下。
       “你干什么?我还得开车呢。”沈巍看向他的眼神有点无奈。
       “说说呗,你当年就喜欢我,为什么还拒绝我?”赵云澜把安全带解了,一条腿跨在沈巍腿上,手也勾住他的脖子,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沈巍显然是对这样亲密的动作感到不习惯,却也没推开他:“我们回去再说好不好?你会着凉。”
       “不行!就现在把话说清楚!”赵云澜这话说得斩钉截铁,语气却像在撒娇。
       沈巍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迟早都得坦白,于是调了调坐姿,让赵云澜可以更舒服地靠在他身上:“你还记不记得当时你找去堵我的那两个不良学生?”
       “当然啊,我可是交代了他们只能吓一吓你不能真伤到你。我承认,这招是挺蠢的,你要为了这个讨厌我,是我活该。对了,他们不会真的弄伤你了吧?”赵云澜回想起来也有点慌,真想穿越回去打醒那个犯蠢的自己。
       “我没有受伤。我当时,是觉得你荒唐得有趣,却从未讨厌过你。”回想起以前,沈巍脸上也浮现出笑来。
       “沈巍哥哥,那是为什么啊?”赵云澜往沈巍怀里蹭了蹭。
       沈巍拧起眉心:“其实那晚,我又在校外遇上了那两个人。只不过他们商量的,是找你再讨一笔钱,不然就把你收买他们的事传出去。”
       “什么?这两个狗腿子这么不讲信用?”赵云澜爆完粗口就后悔了,忙把话题带回去,“可是他们并没有再回来找我啊?”
       沈巍镜片下的目光冷了冷:“这样的人,本身就不会循规蹈矩。我找到那两个人跟他们学校新生收保护费的证据,交给他们校方,他们就被开除了。”
       “你……”赵云澜被沈巍的行动力惊得差点咬到舌头,半天才憋出一句,“还是沈老师厉害。”
       沈巍摇摇头:“我不能放任他们去找你,你若给了钱,他们便会从此缠上你,若不给,他们也会找你麻烦。这也是为什么我当时觉得不能答应你。你若在我这吃了甜头,从此更会用这些不入流的歪门邪道,更会跟这样的人混在一起,那岂不是耽误了你?你这样聪明的人,那时只是不太懂事,不把心思放在正道上,我便想,不如教训你一顿,挫挫你的傲气。我从来都没有真正想伤你心,可终究是我对不起你的情意。”
       赵云澜一把抱住沈巍:“你没有对不起我。大庆都说我得谢谢你当时把我骂醒了呢。反正以后,我们就好好在一起,以前的事儿都不计较了,行不?”
       “好。”沈巍纵容自己多抱了怀中人一会,才起身到驾驶座去。赵云澜也爬到副驾驶,在前面的盒子里翻出棒棒糖。
      可赵云澜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琢磨了半天,才又开口:“不对吧,沈老师,你如果真的只是怕我走错路,那我们在一起了,你不是也可以时时刻刻提醒我吗?你到底还有什么别的顾虑?”
       沈巍握方向盘的手加了几分力,关节也变白。赵云澜没错过他的小动作,接着说道:“沈巍,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我都不会生气,但我们要在一起了,我就不想你背着我自己扛任何事,所以,告诉我呗?”
       沈巍苦笑一声,迎面而来的车灯打在他脸上,照得他整个人都是苍白的。
       赵云澜还在等他回答,但他也知道如果他坚持不说,赵云澜绝不会逼他。
       不知思索了多久,沈巍才反问道:“赵云澜,你知不知道,龙城大学这样恋爱自由的风气,是从什么时候才开始的?”
       赵云澜认真回想了一下:“两年前,校长公开支持学校里彩虹志愿社活动的时候?”
       沈巍点头:“对。可在那之前,龙城大学的风气跟其他地方一样。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们班有个叫王一珂的女孩子,跟一位女助教在一起了。她们的事被发现后,不到半个月,她就因为遭到多次霸凌而不得不退学,那位助教没多久也辞职了。
       “我曾撞见过一次她被霸凌,帮了她,此后连续一个星期收到恐吓信。我不像你,你可以坦坦荡荡地和女孩子在一起,但我做不到,我藏得小心翼翼,每次收到信,都以为自己被人看穿了。
      “如果这样的事也发生在你身上,我永远不会原谅自己。如果你因为我受伤而我来不及保护你,我会发疯的,你明白吗?”
       赵云澜只觉得鼻子一酸:“沈巍,你长这么大,谈过恋爱吗?”
       “没有。”沈巍盯着前面的路,“从前倒也没什么好羡慕别人的,毕竟遇不到真正在意的人。可老天偏让我遇上了你,我想要你,却怕伤了你,于是不敢靠近。”
       “对不起。”
       赵云澜刚想骂他别说什么对不起,转念一想,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车开进校道,左拐是学生宿舍,右拐是教师公寓,赵云澜在沈巍转弯前,握住了他的手腕:“我要去你那儿。”
       “可……”
       “我喝醉了,你得照顾我。”赵云澜索性厚起脸皮,语气里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沈巍的车右转了。其实赵云澜不说,沈巍也有把人带回去照顾的打算。既然已决意把这人捧在心上,自然是不会让他受半点委屈的。

Part 4

pdf下载(密码:7u40)

AO3防挂(点进去后可能要按"Proceed"才能看到)

石墨链见评论

TBC

好久没开过这么长的车,车技不稳请见谅啦

评论区等各位魔鬼:p

等会放第八话,久等了不好意思~
看在这次超级粗长的份上憋打我好不好吖?
谢谢没有取关我的小伙伴嘤嘤嘤。

一个小时前的月亮与现在的日出。

我爸来喊我起床去游泳了,该怎么解释我根本没睡2333
乖巧等第七话的评论中( ・᷄ ᵌ・᷅ )

【镇魂】我们学生会主席带着指导老师跑了/第七话

大学学生会AU   指导老师沈巍×学生会主席赵云澜

上一话    下一话    目录

第七话 您的好友赵妈妈与楚淑芝上线

章前提示:1.“对瓶吹”一般指的是在喝酒的时候,直接用酒瓶一口气把酒喝完;

2.关于《奇幻森林》与黑豹巴希拉(点进即为资料,没有看过奇幻森林的小可爱可以了解一下)。

Part 1(对话体)

Part 2

        说好今晚是楚恕之和郭长城请客主场,两个人却是最晚到KTV的。郭长城脚上的扭伤还没全好,要不是他胆子小又脸皮薄,楚恕之恨不能去哪儿都背着他。
       先到的人只点了啤酒和小吃,楚恕之安顿好郭长城,四周环视了一眼,摸了摸郭长城的头:“沈老师说扭伤不能喝酒,我去对面小吃街给你买奶茶。”
       郭长城松开牵着他衣服下摆的手:“那楚哥,我等你回来。”
       “好,谁要敢哄你喝假酒,你等我回来揍他们。”楚恕之这话当然是说给那群笑得一脸奸诈的家伙听的。去年桑赞和汪徵公开的时候就被他们轮番灌倒了,楚恕之也是罪魁祸首之一。要不是汪徵和祝红拦着,这群男的差点煽动醉得连话都说不清楚的桑赞上街一边裸奔一边大喊“汪徵沃挨泥!”风水轮流转,楚恕之就不信今晚他们能老老实实不给他和郭长城搞事。
       “嘿老楚,怎么对兄弟们这么没信心呢?”
       “小郭你还叫什么楚哥呢?要喊恕之哥哥~”
       “恕之哥哥我也想喝奶茶,给人家买好不好~”
       楚恕之瞪了他们一眼,虽然知道他们再能闹腾也不会做出格的事儿,但还是有一种把自家小白兔留给一群八卦的黄鼠狼的错觉,于是恶狠狠地威胁道:“有什么事冲我来,别欺负长城。”
       “行啊恕之哥哥,这话可是你说的。”
       “有你在背后撑腰,谁敢欺负小锅巴啊?”
       楚恕之满脸黑线,祸从口出,当真失策。
       一开始众人点了歌还好好唱,可自从烛九一首《洗剪吹》把画风彻底带跑偏后,其他人也跟着鬼哭狼嚎了一阵,祝红就喊着要玩真心话大冒险。
       于是一群人围着茶几坐成一圈,茶几中间放了个空啤酒瓶,每次一个人转瓶子,停下来时瓶口对着谁就轮到谁,要是没有答出问题或没完成任务就得吹一瓶啤酒。祝红第一把转瓶子时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瓶口刚好对上了郭长城。
       郭长城再笨再天真也知道他们有意要整他,没有楚恕之在,他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个附带隐身功能的球,大冒险他是断断不敢玩的,两只手抓着一个抱枕搓了好一会儿,才发出蚊子一样的声音:“我选真心话。”
       “很好。”祝红圆溜溜的眼睛一有鬼点子就会像蛇类捕食一样眯成一条缝,“请听题:你和老楚到底亲没亲过?”
       郭长城立刻紧张得像个快爆炸的气球,手里的抱枕也被他搓到变形,说话也结巴了:“我们……我跟楚哥……我……”
       “小郭,你说不出来也没关系,我不逼你喝酒,你改成大冒险也行。”祝红这话说得情真意切,在郭长城眼里,她却像《奇幻森林》里那条吐着蛇形子意图勒死他的巨蟒,而他的巴希拉却来不及跳出来救他。
       楚哥真的很像严厉冷漠却内心柔软的巴希拉,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莫名其妙就给郭长城壮了胆。
       “我不改。”郭长城努力抬头挺胸,可一想到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回答,虽然都是亲如一家的朋友,还是羞成一朵蔫巴巴的油菜花,“就是……楚哥他亲过我脖子……这样算不算?”
       “卧槽哈哈哈哈哈……”
       “啧啧啧。”
       “信息量过大了。”
       “老楚果然不是个正经人,把小郭都带坏了。”
       郭长城更想把自己缩进沙发缝里等楚恕之回来再挖他出来了。
       “行了小锅巴,轮到你转酒瓶了。”从阴谋得逞的魔笑里恢复过来的祝红拍了拍都快从沙发上掉下去的郭长城。
       郭长城探探身子,从抱枕下伸出一只手,随便转了一下。酒瓶只转了一圈半就指向了烛九。
       烛九表面上嘤嘤嘤几声说别欺负我,本质上也是个爱玩的,果断选了大冒险。
       刚才就属烛九笑得最猥琐还说楚哥不正经,郭长城愤愤地想。跟这些个厚脸皮还没节操的猫鬼蛇神混了这么久,其实他也带了点连自己都没察觉的野性,脑筋还没动就把心里的想法脱口而出:“那你到门口学理发店推销办卡。”
       烛九一向坚信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可这回也愣住三秒。然后包间里爆发出比刚才还热烈的笑声。
       “哈哈哈哈小郭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才?”赵云澜笑得整个人后仰。
       话已出口,郭长城也难得大胆了些:“就……平常大家不都说烛九和夜尊适合去推销洗剪吹一条龙吗?”
       这话有人不爱听了。原本窝在角落装文艺青年的夜尊拿起身后的抱枕向郭长城扔去,可惜还没砸中目标就被及时赶回战场的楚恕之截了下来。本来就是闹着玩,楚恕之也懒得跟夜尊计较,在郭长城旁边落座后就把插好吸管的奶茶送到郭长城嘴边了,又引得祝红林静一阵鄙夷。
       烛九也是个搞起场面会专注细节的人,真的从钱包里翻出了理发店VIP金卡,走到门外随意拦住一个过路的姑娘:“小姐办卡吗?现在办卡洗发剪发一律打七折,过年过节送焗油,消费满300元还送一次烫染服务哦!”
       “神经病啊你。”姑娘避开烛九跑了。
       烛九回来的时候大大方方地接受了众人的嘲笑,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起码他能保证下一个抽到的会比他骚。
       这次瓶口停下时对准的是赵云澜,赵云澜潇洒一挥手:“爷选大冒险。”
       “被选中的少年啊,”烛九跳大神般故弄玄虚地比划了一下,“打开你的微信,然后跟通讯录上第一个语音‘宝贝儿你真辣’。”
       其他人立刻安静下来对烛九投去赞许的目光,然后又充满期待地看向赵云澜。
       赵云澜啧了一声,既没抗议也没抱怨,拿起手机时却确保没人看得见他屏幕,然后按住了语音键:“宝贝,你太辣了。”
       发出去的提示音所有人都听到了,而且基本都对赵云澜的配合感到不可置信。大庆的好奇心完全按捺不住:“老赵,你发给谁了?”
       “谁通讯录第一个人不是微商?我也不认识。”赵云澜理直气壮得跟大爷似的。
       “不是还有星标吗?我不信,给我看看。”大庆要扑过去抢。赵云澜干脆按了关机把手机扔到书包里。
       祝红立刻直觉出里面有猫腻,说:“你要不证明给我们看,那这局可不能算数啊。”
       “就是啊老大,要不给看那就对瓶吹呗。”林静也顺势煽风点火。
       “吹就吹,谁怕谁啊。”赵云澜拿起一瓶没开的酒,摇晃几下。打开时他故意溅了林静一身泡沫,被波及的丛波敢怒不敢言。然后就仰头灌下,没半分钟,600毫升的啤酒就见了底。
       “赵兄是真的勇士,我佩服你。”烛九拍了拍赵云澜的背,差点把他拍吐。
       赵云澜缓了缓涌起的醉意,打了个嗝:“到我了吧。”
       赵云澜也没注意手下使了多大劲儿,瓶子转了二十多圈才停下来,这次被指到的是楚恕之。
       “大冒险。”楚恕之相信自己顶天立地一条好汉,没什么在怕的。
       “嘿嘿嘿。”赵云澜坏笑了一下,借着酒精把兄弟义气全吞肚子里去,“老楚,你对着你家小郭,表演一个小姐招客呗。”

       “……”

       楚恕之脸一阵红一阵白,暗中承认自己错了,古人说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现在就感同身受。

       “来一个嘛老楚!” 
       “楚哥,要不算了吧,我替你喝。” 
       “别呀,多大点事,死要面子干嘛呢?” 
       众人越怂恿越起劲,这时夜尊电话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果断决定远离这群不靠谱的人到门口接去。不幸的是按下接听键的时候门还没关上,包间内正好传来赵云澜起哄得最大声的一句“别害羞啊小妞,快给你大爷来一个!” 
       接着就是楚恕之视死如归地,无比确定今晚会令他后悔一生地,同时又是敢做敢当令人钦佩地用嗲极又扭捏极的声音对快被吓疯的郭长城来了一句:“大爷,你真的好man啊,人家想要你~~~” 
       夜尊把电话拿到耳边,尽管四周声音嘈杂,他还是被另一边沈巍的怒吼吓到险些扔了手机—— 

       “赵云澜这混账都往什么不三不四的地方去了?!”

TBC

下章预告:巍澜三轮车【应该会有吧,欢迎讨论zi势与催更XD

需要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更爱每一个评论的小天使;p

每次发完东西最紧张的就是等评论的时候啦,隔几个小时就点进lof刷新一下看有没有评论,好不容易看见评论区有红色的数字能高兴半天,特别是看见讨论剧情或者发现我在文里放的小彩蛋的评论真的炒鸡感动呢。

Religion:

沒錯就是這樣的!給我留過言評過論的ID我基本都能記住!

黑羽霞子:

尤其是那些和文章内容有关的评论,如果是具体告诉我哪一个梗她觉得好玩的小天使,简直就想直接躺平求上。

此为春秋尓为夏:

是的!!!对于红心蓝手评论的小天使们,我一般都会点进主页去,看有没有写文什么的,有时候找到同好就直接粉了!!!

来自隔壁的老王:

对的没错

凛歌:

是这样是这样,给评论的都是天使!!!

篮子里的澜子:

没错,谁评论我,我们可以直接结婚
长评我直接送点梗给你

卿灯:

也是我。真的很喜欢评论了💕。

怀光:

是这样的。
如果收到长评,我连咱们俩孩子在哪儿上小学都想好了。

長幺:

是这样的……

陌陌今天不在家:

没错!

帅的一批红棠:

就是我了,要是评论我他妈社保。我会爱死你。

川南的戏:

是这样的

NO:

好像是……但回个评论对我来说很艰难啊

黎时华×:

是这样的。x

青阳淼:

没毛病,就是这样(。

逆世而生:

是这样的。

蘭浔:

陈大大大大大欢:

是的是的是的!虽然有时候没有回,但真的都有看!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

Shawty.:

是我,我爱评论

百年大揪树✨:

是是是!评论我就是爱我!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镇魂】我们学生会主席带着指导老师跑了/第六话

大学学生会AU 指导老师沈巍×学生会主席赵云澜

上一话    下一话    目录

第六话 他是不是喜欢我?

(对话体补链完毕,阅读愉快哦)

Part 1(对话体)

Part 2(对话体)

Part 3(点进或直接阅读长图)

阿杀火星文翻译:
是人家的美貌让你无法正常思考了吗?

评论区见好不好吖(ˊ˘ˋ*)♡